2.野羊的友誼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長篇奇幻小說選摘  文/呂黛芬  插圖/姱姱)

我離開羊圈,漫無目的地走著,發現這座牧場比我想像還大,但是我發現地上早已沒有青草,遍地全是乾枯的草根,我想起那些背乾草回來羊圈的牧羊人,也許我錯怪他們了,附近真的沒有新鮮的牧草。

但是我想不通為什麼會變成這樣。

走了沒多久,我就開始感到餓了,這時我開始想念前面那個羊圈的乾草堆,我想有乾草可以吃也好啊,總比餓死在這個寸草不生的地方好。

沒多久,我愈來愈累、愈來愈累,眼皮睜不開,又餓又渴,終於我不支倒在地上。昏了過去。

 

我是因為一陣痛楚,而驚醒的。因為我感到許多蹄子正從我身上踩過去,我想叫,卻喊不出來!一片煙灰瀰漫中,隱約看到很多羊群從我身邊經過,他們似乎正在遷移,還是趕著去什麼地方?我不知道。糟糕的是,沒有羊發現我倒在路旁,很多羊仍然從我身上踩過去,我的哀痛聲他們也沒聽見,因為羊蹄混亂踐踏的聲音,和許多羊群的咩咩聲,蓋過了我的哀嚎。

於是我想,不行!我要站起來,這樣下去我一定會被踩死的!

我撐著路旁的小石頭,奮力了幾次,都失敗了!

我勉強睜開眼睛,從那群路過的羊中,我驚訝地看見好多熟悉的面孔,那些羊……我似乎認識。

忽然有些關於以前羊圈的記憶都浮現上來,其中有一隻母羊,我記得很清楚,我們曾經有過美好的「交通」!

「嘿!……是我啊!我在這裡啊,是我--」沒想到,那隻母羊也跟別的羊一樣踩了我一腳,面無表情地走了。

我的驚恐湧了上來,「等等我啊!不要遺棄我啊,我在這裡,我在……」

就在此時,遠處傳來一些呼喊聲,「快點!我們要為主前進!不要被主撇下!」

「我被主撇下了嗎?」我更驚恐了!「主啊,我不想被撇下……等--等等我啊!」可是我站不起來。

兩隻羊經過我,其中一隻低頭看看我,驚呼了一聲:「我好像認識這隻羊!她以前在我們羊圈呢!」

那個聲音很熟悉,但是我的傷口痛楚,沒法看得更清楚,另一隻羊回答她:「我看她這樣也不是一天兩天了,你怎麼知道她倒在這兒會不會是因為她犯了什麼罪呢?」

「可是……」

「算了吧!你幫不了她的,你陪她,只會耽誤你走的道路,走吧,我們為她禱告就是了!」

我有口難言,感覺上似乎又被踢了一腳。

這時,有個毛茸茸的小東西,舔了舔我,我看不清楚她的樣子,因為我的眼睛根本睜不開了,「救--救我!」

她似乎也是個小東西,身材不大,但是她很努力地挪了挪身體,站在我身邊,至少不讓下一隻沒長眼睛的羊又踩我一腳。

「哎唷!」那隻可愛的小東西因為身體護衛著我,也冷不防地被撞倒了,還好她體力還不錯,很快就站起來了,她大喊著:「喂!你們怎麼走路的啊!」那隻可愛的小東西嘟起嘴,「真是一群沒禮貌的羊!」

忽然我覺得很不好意思,身邊這隻不認識的小東西這麼幫我,我卻一直想看清楚踩我的那些羊是誰。

我更努力想爬起來,在煙塵中,我發現驚人的景象,那些羊群經過之處,一路上好多像我這樣倒地不起的小羊,奄奄一息地、傳出陣陣哀鳴聲,最慘的是,踩過他們的都是其他的羊群,並不是什麼老虎狼群。我難過地想呼喊、糾正羊群這驚人的錯誤,卻不知跟誰求救?

一陣喧囂之後,身邊傳來一個聲音:「你還好嗎?你在流血呢!」

是那隻可愛的小東西吧。「謝……謝謝!」我再次勉強想站起來,張開眼,看清眼前是誰。但是失敗了!

她很努力地想把我拖到一塊大石頭旁,每次只拉一小段路,我說過了,因為她身材也很小。她邊拉邊哭:「耶穌救命!我搬不動,搬不動啦!」

我很驚奇她居然知道耶穌的名字,忽然很不好意思,對呀,我好久沒聽到這個名字,我居然忘了要跟耶穌求救,反而是這隻不認識的小東西,知道要跟耶穌求救。

「你……認識耶穌?」

「認識?我不知道我認不認識祂,不過我知道很多神的名字,祂是其中一個。」

「喔!」

「我常常跟耶穌講話就是了!而且求救時祂比較會理我。其他的神大概快被我搞暈了,常常避不見面。」

坦白說,她說話的邏輯,我不太能理解,不過真的很有趣。

她講話時,我才發現對方是一隻小綿羊,毛捲捲地十分可愛,她有對明亮的眼睛,跟別的小羊不太一樣。我不知道為什麼剛才沒發現,看來我的眼睛也不好。

我正想跟她聊些什麼,比如說她是哪個羊圈的啦!她受洗多久了之類的,卻忽然間開始咳嗽起來。

「我去找點水給你喝!你等一等喔!」說完,她就跑掉了!

忽然我的情緒十分複雜,不明原因地開始哭了起來!剛開始只是嚶嚶哭泣,沒多久就控制不住地放聲大哭。又好像不是為自己而哭,而是為了奇怪的羊圈、羊群們而哭,好多事我不明白、我不明白啊!

*

哭泣的時候,有一隻小野羊靠近我,他喊著:「嘿,你怎麼啦?你還好吧!」

我抬頭看見他頭上有小小的角,原來是一隻小公羊。

小野羊粗魯地用羊角頂了頂我,我又痛又生氣!「喂,請不要頂我!很痛!」

「對不起!我只是想幫你嘛!」小公羊雖然小,畢竟力氣大一點,他看了看四周地勢,試著拉我一把,費盡一番功夫,拖著我到了大石頭的後面,「這樣安全多了!」

「謝謝!」我想我剛剛對他很不禮貌,他雖然很粗魯,不過至少是出於好心。

「我不知道你受傷了!」他對於我倒在路邊哭的情況很不解:「你的同伴都到哪兒去啦?」

同伴?是啊,我應該要有同伴的。很久以前,我聽過「屬靈同伴」這個字眼,不過現在我一個也想不起來。(還是我不打算記起來也說不定,最近發生的事情都太震驚了,我不確定我還在作夢,或者是已經醒來了,卻是一場更大的惡夢?)

不過,對方倒是很有耐性地聆聽我拉雜說了一堆發生在我身上的事,我也搞不清楚怎麼會跟隻野羊說那麼多呢!

我想起好多以前羊圈快樂的情景,歷歷在目,以及在那些羊圈時光中和一些羊兒的友誼,最重要的,我提到和牧羊人耶穌之間的友誼,儘管我不太明白耶穌最近的行蹤,不過我跟小野羊說,其實會和其他的羊兒有互動,正是因為耶穌的友誼啊!談起那些羊朋友的回憶,我似乎痛苦也減輕了不少。

小野羊很認真地聽著,對耶穌的部份,他保持沉默,因為他沒遇到耶穌。

沒多久,他疑惑地問我一個問題:「對了,你那些羊朋友呢?怎麼一隻也沒瞧見?他們知道你倒在這兒嗎?」

我回答不出來。對呀,我沒法再去羊圈後,好像那些羊朋友也不見了。真是無奈,也許他們很忙吧,也許他們不知道呀,總之不能怪他們。

但眼前這隻小野羊可能不會瞭解吧:「你是外邦羊,你不會懂的!」

「什麼外邦羊,你們『那(ㄋㄟˋ)幫』羊才莫名其妙呢!我看你們很喜歡幫別人貼標籤喔!」

唉我說錯話了,真糟糕。「對不起,我不是那個意思。」我知道自己用辭不當,而且對方說得沒錯,不應該貼標籤的。

幸好小野羊很快就釋懷。他的結論是:「總之,我看你傷得這麼重!應該趕快裹傷。」

「我也知道啊,可是該怎麼做呢?找誰為我裹傷呢?」

「這,我也不知道……」

其實我知識上知道,耶穌可以醫治我才對。但是我實在沒有信心,另外也可能心裡有點生氣,所以我居然像出氣似的責備對方:「你說得倒簡單,如果我連爬都爬不起來,怎麼去找人求助呢?」

「這倒是……」小野羊點點頭,我看到他臉上的困惑,小野羊真的想幫助我,卻不知道如何幫起。

他凝視我的眼睛好一會兒,嘆了一口氣:「嘿!你知道我是怎麼發現你倒在這兒的嗎?」

我搖搖頭,其實因為身上的傷口加上心理的傷痛,我根本沒有力氣回答對方。(很多年以後,我才知道我當時太在意自己身上的傷口了,否則也許我可以多注意到一些小野羊的「生命光景」。)

他臉上出現很燦爛的笑容,「是你的眼睛啊!你有一雙明亮的眼睛!非常有靈氣,在那些塵土飛揚下的煙塵中,我看見地上似乎有一雙明亮的眼睛閃著亮光,所以我才停下腳步的。本來我要去……」

「你本來要去哪裡啊?」

「本來我要去海洋的另一邊……」

「海洋的另一邊?」我連眼前這座到處有羊群繞圈的奇怪牧場都離開不了,根本無法想像海洋另一邊有什麼。

「哎呀!不重要啦,反正我已經停下腳步。乾脆休息一下好啦。我只是想提醒你,你有一雙明亮的眼睛,也許你說的耶穌,很喜歡你的明亮眼睛呢,所以好好珍惜你看別人看世界的眼光吧。」小野羊邊說邊靠向大石頭,順便磨磨他的羊角,畢竟他是一隻公羊,他很在意他唯一的武器。在陽光下,羊角發出燦爛的反射光,但是我眼睛看了不舒服,所以我閉上眼睛。

小野羊觀察著繞圈奔跑的羊群、塵土飛揚的景象,覺得很不解,發表了感想:「我是沒去過什麼羊圈啦,可能遇過一兩隻待過羊圈的羊吧!你和他們有一個共同點喔,就是都帶著微笑,對人很溫和。」

我有點心虛,受傷以來我想我的臉色是很難看的,根本笑不出來,更不要說什麼溫柔和善了。

他繼續發表他的疑惑,「但是,為什麼那些微笑溫和的羊群,卻踐踏了別人而不知道呢?」

「有時候,羊群們會為了看來很美好的理由,例如很崇大的目標,卻不小心傷害到別人吧!最有可能是他們真的不知道。」我隨口猜測著。其實這些猜測並不會讓我的傷口好過點,反而很浪費時間。

這時候小野羊從背包裡拿出了一本厚厚的書,書封面有一個很大的鏤空的心型,還燙金。「我覺得探討每隻羊的心理狀態和想法很有趣耶,你可以參考一下,翻一翻喔。」

「我?我為什麼現在要看書啊?」我本來想講「而且還是這種厚厚的書,簡直像教科書。」但是我把話吞回去了,因為我看到對方熱切的眼神,不好意思潑他的冷水。

小野羊很熱切地遞給我這本書,「也許,你看看,就會好過點……有時候只要轉個想法,就海闊天空了啊!說不定心裡的傷口就好了。」

我背靠著大石頭,傷口隱隱作痛,嘴巴也很乾渴,快癱了,其實沒力氣接過那本書,小野羊好心地幫我放在地上。

「呃,還是謝謝你。我盡量找時間看看好了。」我回想剛剛跟他對話的過程中,他幾乎都在問我問題,剛開始我還以為他很關心我,每一次我回答了一些問題後,他又提出新的問題,小野羊說這是幫助我們自己好好瞭解自己的好方法,「每個人都把自己照顧好,世界會變得美好很多。」

他的話聽起來有一點道理,但又不知道哪裡不對勁。所以我放棄和他爭辯。

過了一會兒,小野羊鼓勵我站起來試試看,我試了兩次,都摔倒了。

他很用力地拉我,我還是沒辦法,拉扯之間,他剛剛磨得尖亮的公羊犄角反而刺傷我,一陣痛楚之後,我乾脆坐在地上大哭。

小野羊搖搖頭,他好像也累了。他把身上的背包整理好,「呃,不好意思。我其實該出發了!我是有夢想的羊,我的夢想在遠方,我該往海的另一邊出發了!」

他這麼說的時候,我有點傷感,可能是孤單太久了,好不容易有個伴講講話,雖然他是野羊,而且沒有在羊圈生活過,但是他確實很努力,也陪了我一段時間,我不應該再耽誤對方的計畫了。

我低頭看看自己,是啊!我是一隻傷痕累累、沒有夢想的羊,自憐的布批在我頭上,我什麼也看不見,只能低頭看著眼淚滑落在粗糙的腳上。

小野羊好像也有點垂頭喪氣,因為努力也沒帶來什麼好結果吧。他離開前回頭喊了一聲:「喂!不管怎樣,我希望你趕快好起來,也許你也可以到海的另一邊,看看更多的人事物呢!」

小野羊走了以後,我才感到很心虛和歉疚,不但沒跟他好好介紹耶穌,還說了一堆沮喪負面的話,真是沒見證啊。如果我能好起來,再有機會見面,希望能跟對方道歉和解釋清楚。

歉疚之餘,我決定翻翻那本小野羊留下的書。

沒想到不翻開還好,一翻開就看到一段話:「你可以使你自己快樂,你也可以使你自己痛苦……不管快樂或痛苦,都是你自找的!」裡面寫了好多深奧的理論,剛開始很嚇人,但所有的理論矛頭都指向自己,「」就是痛苦的根源!「」就是快樂的泉源!大概就是把自己腦袋裡的想法搞定了,就能夠不再痛苦或快樂起來之類的理論。

野羊友誼p33.JPG

但是愈探究自己,反而使我更沮喪,我已經夠糟了,不想再看到這些深奧的理論,一氣之下,我乾脆把那本書的書頁一一撕成碎片,那些扭曲的片片書頁被風吹走,連書封上燙金的鏤空心型,也破碎在半空中,隨著風沙愈吹愈遠。

野羊的友誼.jpg

(繼續閱讀 :  小羊流浪記3   水漫牧場   )

http://sheepofkingdom.pixnet.net/blog/post/292750375

《繼續閱讀全書    小羊流浪記 購書連結》

金石堂 79 

http://www.kingstone.com.tw/book/book_page.asp?kmcode=2018570592229&lid=search&actid=wise

以超商取貨付款,請至露天的購書連結下標,露天的系統可以超商取貨付款。
套書888 帆布袋+ 團購4本小羊  
(首刷簽名版)

http://goods.ruten.com.tw/item/show?21701033814167

中主網路書房《小羊4+帆布袋888復活節福氣分享價套裝   (這裡免運喔很划算)
https://shop.cssa.org.tw/goods/content?

作者簽名版  

http://goods.ruten.com.tw/item/show?21703138341070

博客來 9 折
http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0010741751

香港購書連結(宗教教育中心)

http://www.rerc.org.hk/tc/item.aspx?id=AC1101

或聯絡  Hong Kong   45 Berwick Street. Sham Shui Po. Kowloon. 

+852 2776 6333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小羊牧場

小灰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